大方信息港!大方县新闻宣传门户网站。

旧版大方信息港入口 联系我们 大方信息港

寻找大方红色文化系列报道

来源:黄泥塘记者站 作者:吴守良 喻刚丽 人气: 发布时间:2014-11-06
摘要:第一期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黄泥塘镇,一般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甘荫棠解放前有一个地下党组织,而这个神秘的地下党组织是怎样产生的?他们有多少人?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谁也没把他们弄清楚。到如今,这个组织已经成为一个传说。 为了揭开这个地下党组织的真实内幕
第一期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黄泥塘镇,一般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甘荫棠解放前有一个地下党组织,而这个神秘的地下党组织是怎样产生的?他们有多少人?到底做了些什么事谁也没把他们弄清楚。到如今,这个组织已经成为一个传说。
 
为了揭开这个地下党组织的真实内幕,确保该故事与人物的真实性,记者花了近两年的时间,走访许多上了年纪的群众并查阅党史记载,该记载与民间收集资料基本符合,最终确认这个组织当时在甘荫棠所发挥的作用。
 
最近,记者了解到一个真实人物,现居住在贵阳市延安西路北巷一号二单元五楼,名叫欧阳德明,现已87岁高龄,于是记者驱车从大方县黄泥塘出发赶往贵阳寻找欧老,了解这个组织的真实性。当记者到达贵阳欧老的住处时,时间已是下午6点过(有贵阳画面),记者上前敲门,正好遇到欧老年过八旬的老伴王明贵,记者向她说明来意后她很高兴,便把记者领到家里坐。
 
当天欧老得知记者要来拜访他的消息,全天在家等候,当记者走进欧老的家里时,欧老心情十分激动,看上去像是要流泪的样子,半天才说出话来,记者见此情景就及时转换了话题,谈起了欧老目前的家庭情况,得知他有儿女3个,都是在外地工作,全都成家立业了,儿孙满堂,家里只有二老,但生活得很幸福。
 
随后记者又把欧老引入正题,欧老因年岁已高,记忆有些模糊,还让老伴拿出当年的照片给我们看,才开始颠颠倒倒给我们讲述了部分当时的故事。
 
欧阳德明:我们的这个组织关系,是由部队(带到)大方组织部来的。
 
记者:你们是如何加入党组织里的
 
欧阳德明:我是万仁慕老师介绍入党的,他知道我家两弟兄也很穷,一个母亲是包了小脚的,脚都包断了,我家父亲不(在),我家仨姊妹都是靠母亲和我家两个舅舅(照顾)。我们参加的时间,一是我的年龄也小,一直到1949年才宣布上级已经同意你参加地下党组织,就带我到我们那里的万人坟去宣誓,宣誓后,就成为党员了。我们甘荫棠街上就发展了四个(党员),还有一个张久玉,张久玉也是万老师发展的,1950年剿匪,张久玉跟着剿匪,被大雨淋,发高烧就死了,甘荫棠的几个党员,刘占清、刘德全在,我家俩弟兄在,至于万仁慕到其他地方,到六圭河发展了一个熊海清。
 
记者:当时你们参加了这个组织(地下党),你们做了哪些工作
 
欧阳德明:我只是记得,金侦特支书记余辉烈士,万老师给我说,他说金沙那边要来一个我的老表(同志),要从这里(甘荫棠)经过,要住刘占清家,你就注意护送他过大庙,大庙那里有一支护路队的在那里,国民党设的护路队,我就真的护送余辉同志由大庙到兰花山,下到大公路上去了,我才放心回来,是做这些工作。后来一解放,我在农村里是去区里开会,就发了几十支枪,有些子弹,我们回来组织民兵打土匪。
 
时间已过去近2小时,他的故事也基本讲结束,最后他向记者提出了一个要求。
 
欧阳德全的儿子 欧文涛:
 
我家伯伯他是大方人,他(以前)在大方这里工作,现在离休以后,在贵阳居住,他很挂欠大方,他时刻都在给我大哥、二哥和我们说,他想回大方这边来,就是很挂欠以前老革命些革命先烈的事迹,我家大哥、二哥没有空,我就把我家伯伯从贵阳接到大方这边来了他老人家的这个心愿,就是那些革命先烈们的故事,遗传给下一代,以后他才高兴了。
 
借此机会,欧老一家要与记者一同前往大方重温历史,记者答应了欧老的请求。从贵阳启程,当晚回到大方甘荫棠已是凌晨2点,就此结束了当天的采访工作。
 

责任编辑:吴学毅

大方信息港 | 黔ICP备08001496号 | 主办:中共大方县委宣传部

投稿邮箱:df0857@df0857.com 联系电话:0857-7158777 地址:大方县委机关大院宣传部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黑龙江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