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信息港!大方县新闻宣传门户网站。

旧版大方信息港入口 联系我们 大方信息港

吴三桂剿水西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8-15
摘要:在今大方县城南郊,在大纳公路(大方至四川纳溪)起点之南端与清毕公路(清镇至毕节)交叉口(街心花园)之对面处,长眠着一位为保卫水西领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领下抗击清军而英勇牺牲的将军,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

   在今大方县城南郊,在大纳公路(大方至四川纳溪)起点之南端与清毕公路(清镇至毕节)交叉口(街心花园)之对面处,长眠着一位为保卫水西领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领下抗击清军而英勇牺牲的将军,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彭讳魁。三百多年来,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故事:《彭将军战死于蜘蛛之地,感动上苍,令蜘蛛任织网盖之、蚂蚁含土葬之,是为蚂蚁坟》据将军直系子孙十代相传之传云,查阅《大定县志》之卷五及流传在民间的《水西(下),走访当地世居农民徐树清(现年八十三岁)、余友才(现年八十岁)等老人家传证实:所谓《蚂蚁坟》并非蜘蛛、蚂蚁所为,而是几位不留姓名的彝、苗、汉族农民因敬慕将军但又怕遭诛连遂悄然把将军就地掩埋而成。

QQ截图20170704153018.png

吴三桂 画像


    “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吴三桂降清后,充当大清朝的急先锋,一路从山海关直杀到云南,为大清朝立下了悍马功劳,因此被封为平西王,拥兵坐镇大西南。随着吴三桂的不断坐大,其势力已经威胁到了大清朝的皇权统治,年幼的康熙皇帝登基以后,常被吴三桂所欺负,因此产生了削藩之意。

     在今大方县城南郊,在大纳公路(大方至四川纳溪)起点之南端与清毕公路(清镇至毕节)交叉口(街心花园)之对面处,长眠着一位为保卫水西领地和水西各民族人民而在水西宣慰使安坤率领下抗击清军而英勇牺牲的将军,他就是彭姓江西支系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三代祖彭讳魁。三百多年来,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故事:《彭将军战死于蜘蛛之地,感动上苍,令蜘蛛任织网盖之、蚂蚁含土葬之,是为蚂蚁坟》据将军直系子孙十代相传之传云,查阅《大定县志》之卷五及流传在民间的《水西(下),走访当地世居农民徐树清(现年八十三岁)、余友才(现年八十岁)等老人家传证实:所谓《蚂蚁坟》并非蜘蛛、蚂蚁所为,而是几位不留姓名的彝、苗、汉族农民因敬慕将军但又怕遭诛连遂悄然把将军就地掩埋而成。

QQ截图20170704153150.png

    《蚂蚁坟》是水西各族人民共同开发水西地域又共同反抗淸王朝统治之见证。自明洪武年间霭翠、奢香《开偏桥、水东西达乌蒙、乌撤及自偏桥北达容山、草堂诸境之道、立龙场等九驿于其境内》、《香遣其子的朝京师,因请入太学。》(均见《大定县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未》)至明嘉靖年间安万铨《当以其私资修城西阿东巨之路,司人命之为千岁衞》。(见《大方县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止,正值水西中后期,水西统治者开始注意到水西与中原经济、文化的交流,开始注意到汉族文化在水西的传播。

QQ截图20170704153235.png

    在此期间,汉族人民和其他各族人民一道,纷纷从中原来到贵州水西与彝、苗、仡、蔡、仲、白等各族人民共同开发水西的经济和文化。彭姓江西支糸湖南分支的入黔第一代祖彭大秀(字莲池)于嘉靖中期因幕摄贵州宣慰使安万铨招贤之名,自湖南攸县彭家园举家迀来水西白札果阿作(今贵州大方鼠场),为水西安氏家族的汉学教谕(彝音:数慕色),曾对水西汉文化的传播作出了一定的贡献。

QQ截图20170704153344.png

    受到安氏家族特别是归宗、以义、阿武、阿戸等宗支的尊敬,晚年以走马一圈之地谢之,死后葬于阿作金钟山(今贵州大方鼠场)。彭大秀第四子月轮仍袭父亲之职继续传播汉文化,月轮生三子,长子讳魁字祖庇,生于明万历卅四年(公元一六零年)自幼受家风熏陶,耕读为本,勤俭朴实,为人忠厚待人以诚,孝敬父母尊重长辈,受业于其父月轮,受艺于彝师。彭讳魁身材魁伟,力猛过人,勤读书善习武,通晓四书五经,学会刀、枪、剑、戟、尤以骑射刀法为精,喜红袍装束,人称《红袍将》,成年从戎于水西木胯则溪兵马统帅阿武帐下,他上忠宣慰,服从兵马统帅指挥,下爱庶民,凡汉、彝、仡、苗、蔡、仲、白族等人民均皆兄弟,初为黑乍(彝音),渐升至骂初(彝音),皆因他之文武全才及为水西政权及人民之政绩也,后因战功、政绩显著,阿武统帅报请宣慰将他升为将军(彝音:骂色)之职。清康熙三年(公元一六六四年),吴三桂计逼宣慰使安坤反清而《进剿》,安坤以明将皮熊为军师,率领四十八目兵马十万之,迎敌于水西西境转战于米裸、比牒、黑座、犀牛岩、马宗领、卧这、碓叉坝(今水城、纳雍、大方所属) 诸地,诱吴三桂于果勇底(今织金所属) 困之三个月,后因叉戛那之叛变。

QQ截图20170704153427.png

    贵州援军与吴三桂军里应外合而大败。彭魁虽年世己高然英勇不减当年,在诸多次战役中冲锋在前退却在后,有《红袍将军吓倒清兵》之传云、七月,水西军大败之后转战至大方境内,彭魁奉命率二百余人守大方九层衙门之南端,于阆风台扎营以待,然吴三桂亲率一万三千之众强攻阆风台,在敌众我寡之下苦战三天而失守,有《阆风台树扫露坐卧都难》及《攻打阆风台营寨,彝将红袍把命倾》之记载(见《水西记》(下)),他力战清将马三宝、刘洪,终因不支而战死于阆风台下九层衙门之南郊,是夜《蜘蛛织网盖之蚂蚁含土葬之》。

QQ截图20170704153517.png

    彭月轮之次子讳官字祖阴,自幼随父勤读诗书,苦钻经、史、子、集,对治国之道有较深造诣,成年从仕于火著则溪归宗属下司文职,因政绩显著得到归宗信任,报请宣慰升为濯魁(彝音:穆魁)。彭官与同僚韩、侯(其名待考)两穆魁结为盟兄弟,发誓上忠宣慰下爱庶民。清康熙三年,水西政权灭亡,他携家眷逃匿纳雍核桃园忧而卒。彭月轮之第三子讳泰字祖佑,自幼习武,青年时便跟随宣慰使安坤为卫士(彝音:捍把)。彭泰长像似安坤且忠于坤,在长期跟随中得到信任,是为宣慰之贴身卫士。清康熙三年,安坤与吴三桂激战于水西地域的诸多战役中,身为捍把的彭泰出生入死扮成宣慰,带领几十名兵士与吴三桂周旋于今大方、纳雍两县境內诸箐。吴三桂率万人之众紧紧相追,腊月,经九里箐、莫待箐、三锅庄、笼湾箐、归宗箐、比叶箐等诸箐之后,从者兵士几十人及陈、韩二穆魁、李濯魁、周背所、马庚射(其名均待考)彝濯魁(其姓名待考)六人均先后被杀或被俘后遭杀害,至阿叱屯箐上,只剩彭泰,另一庚射(其姓名待考)和安坤三人,宣慰欲跳岩自尽,庚射与彭泰苦苦相劝。三人商定:伍让安坤丛林中躲藏,他二人与清军苦战掩护宣慰往云南东川搬兵。稍顷,清军追来,二人与之苦战,不支,遂相继跳岩而卒,安坤悲痛至极亦随之跳岩挂于树枝上而被俘,后解至昆明遭杀害。从上述简短的历史事实中,不难看出,彭姓汉族世家同其汉族、各族人民一道与水西各族人民团结奋斗,共同开发水西地域,又共同反抗清王朝之统治,《蚂蚁坟》就是这一历史的有力见证。

QQ截图20170704153559.png

   《蚂蚁坟》又是吴三桂引清军屠杀水西各族人民、踞霸滇黔大搞封建分裂割踞之见证。吴三桂原明王朝军事重镇山海关的统帅。明崇祯十七年(公元一六四四年),以李自成、张献忠为领导的明末农民大起义推翻了明王朝的统治,出于地主阶级本性的吴三桂,率军投靠满洲贵族,引清军入关,共同镇压农民起义。由于他投靠清王朝镇压农民起义有《功》,清统治者封他为平西王,并命率军南下,继续镇压农民起义和南方各族人民抗清斗争。在镇压农民起义和各族人民抗清的问题上,吴三桂与清统治者是一致的共同的,都是从地主阶级的根本利益出发,但在中国是否统一的问题上却是根本对立的,从福临、多尓兖、玄烨为代表的满洲贵族凭借其强大的军事实力,利用吴三桂等明朝佭将的指引,武力统一中国实现清王朝的统治,而吴三桂则利用满洲贵族的力量,隐藏着封建分裂割踞的野心,在共同镇压农民起义和各族人民的抗清斗争中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一旦时期成熟就公开打着反清旗号搞封建分裂割锯与清统者相抗衡。

QQ截图20170704153640.png

    中国统一是当时社会发展的趋势,满洲贵族在客观上适应了这一历史的潮流,搞封分裂割踞则背道而驰,吴三桂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吴三桂与清统治者的这种既一致又对立是地主阶级内部统治者之间的对立与统一。公元一六六四年对贵州水西的《进剿》就是这种对立统一(矛盾)关糸的具体表现:第一,《大定县志》记载:清顺治十五年(公元一六五八年),经略洪承畴率师至源洲,分三路进讨永历王。伪晋土李定国(注:农民起义军将领)追兵扼之,中路兵不得进。承畴遗使招坤,许以阿画、霭翠故事、坤大喜。俄而中路进兵取镇远、平坝至贵阳。惟西路平西大将军吴三桂兵尚未进。坤遣捍把曾经、熊彦圣缴印投降于吴三桂。五月,遂导之取开州,降修文广顺…… 十月、吴三桂复至遵义出水西、坤仍遣曾经、熊彦圣为向导,因命坤袭职,赐袍帽靴带,并采帛二十匹,加都督佥事…… 十二月,洪承畴奏《水西宣慰使投诚》。《坤自归附以后,数擒叛将有功。皮熊藏匿山谷,屡遣人说坤,坤亦不从》(均见大定县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上述记载充分说明,贵州水西宣慰使安坤从水西统治阶级的利益出发,在清军南下未到贵州水西地域之前就早已归顺清王朝,而且直接效忠吴三桂。

QQ截图20170704153722.png

    通过安坤缴印归顺,吴三桂得到水西地盘而壮大了实力,但他对安坤的诚意不以为然,恐安坤通过洪承畴直接效忠清王朝,他对于水西地盘不直接控制,《剿》水西成为了他潜在的动机;第二,《大定县志》记载:《时吴三桂欲专滇黔,恐祸乱平而己兵权解,数激叛诸土司。坤有妾美而体香,吴三桂求之不得,吴三桂以此衔坤。常金印之就擒也,吴三桂使引坤,坤惧。三年二月,遂与其甥乌撒土司安重圣谋反,招皮熊,使之将兵。……巡道刘芳声、总兵刘之复令朱世爵探得实归总督杨茂勋…… 乃与吴三桂合疏请剿。》见)《大定县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上述记载直接说明踞霸滇黔壮大实力是吴三桂《进剿》水西之动机。而吴三桂之求妾以及与杨茂勋合疏请剿之说则是吴三桂逼安坤反清从而《进剿》水西以达到踞霸目的之计;第三,吴三桂《进剿》水西得逞之后,奏请清王朝《分其地为为四府。以大方城为大定府,而木胯,火著、架勒、化角四则溪隶之。以水西为黔西府,而则窝、以著、雄所三则溪隶之。以比剌城为平远府,而的独、朵你、要架、陇胯四则溪隶之。以鸟撒为威宁府,移至旧马撒卫城。又设四总兵以镇之。》(见《大定县志》卷五《水西安氏本末》)设在水西地域四府、四总兵的官吏,虽由清王朝派遣,但都是吴三桂直扩插的心腹,这样,水西就在吴三桂直接统治之下,成为他反清的埯重要基地。

QQ截图20170704153811.png

    康熙十二年(公元一六七三年)清王朝下令(削藩),踞霸滇黔的吴三桂便公开打出反清旗号搞封建割踞,一场地主阶级之间的内战又开始丁,水西成为吴三桂与清王朝抗衡的重要战场。然而倒行逆施的吴三桂于八年之后必竞难逃霆覆灭的下场,但水西各族人民又再次遭受灾难:第四,吴三桂对水西的《进剿》,是地主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的大屠杀,是对水西地域经济文化和民族团结的大破坏。从《水西记》(下)仅对果勇底战役的记载中谈到水西士兵的死伤竞达十万之众,清军士兵的伤亡也有一万七之众,清军所到之处,焚烧寨子、奸淫妇女、杀戳人民,无恶不作,死伤的劳动人民难以数计,以致造成水西地域田园荒芫、人烟稀少,原来的民族团结变成了民族岐视和民族仇恨。《大定县志》的字里行间中也有类似的记载。综上四点所述,吴三桂对水西的《进剿》,不仅是地主阶级内部矛盾关糸的体现,而且是吴三桂直接屠杀水西各族人民、踞霸水西地域的体现。吴三桂《进剿》水西,其性质是对水西的入侵、镇压和割据称霸。吴三桂《剿》水西,给水西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今织金的万人坟,大方的《蚂蚁坟》等就是这一历史的见证。

责任编辑:彭佑林

大方信息港 | 黔ICP备18000567号 | 主办:中共大方县委宣传部

投稿邮箱:df0857@df0857.com 联系电话:0857-7158777 地址:大方县委机关大院宣传部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黑龙江快乐十分